展览赠票 丹尼尔·阿尔轩亚洲首场美术馆个展即将开展!带你一起现场“考古”!

原标题:展览赠票 丹尼尔·阿尔轩亚洲首场美术馆个展即将开展!带你一起现场“考古”!

昊美术馆(上海)将于2019年6月29日举办美国知名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在中国的首次个展“现在在现”。现居纽约的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的美学围绕其关于“虚构考古”的概念而展开。

展览 “现在在现”是丹尼尔·阿尔轩为昊美术馆上海空间而特别构思。展览将呈现艺术家的代表作及最近作品,延续其对建筑和人体关系的探索,同时讨论历史与时间的非线性叙事可能。昊美术馆的空间将被转换为一个模糊了当下与未来、现实与想象边界的此在,邀请观众进入这个永恒不变却不断进行着观念与形式转换的情境之中。本次展览得到了贝浩登画廊的支持。

丹尼尔·阿尔轩成长于迈阿密,曾就读于纽约库伯联盟学院,并于2003年获得格尔曼奖学金。结构实验、历史质询与反讽,都与阿尔轩正在进行的对现实和想象的质疑相结合。从职业生涯早期开始,他就对合作充满的兴趣。在2004年,传奇编舞家摩斯·肯宁汉邀请阿尔轩为他的作品“眼空间”做舞台设计,并与与罗伯特·威尔逊及与前肯宁汉舞蹈家乔纳·博卡尔持续合作。为进一步扩大空间操控和协作的可能性,阿尔轩于2007年与亚历克斯·慕斯多宁一起创立了建筑工作室Snarkitecture。阿尔轩的近期合作包括与著名音乐家、制作人法瑞尔·威廉姆斯合作,参与其首个火山灰键盘的创作。阿尔轩的作品曾在纽约PS1、迈阿密当代艺术博物馆、希腊雅典双年展、纽约新美术馆、加利福尼亚奥克兰米尔斯学院美术馆,和法国尼姆艺术中心展出。

通过在雕塑、建筑、电影等领域的工作,丹尼尔·阿尔轩创造并诠释了空间和情境中的暧昧区域,并进一步提出作为未来遗物的当下这一概念。在其标志性的作品中,他将二十世纪及千禧年的物品进行石化处理,指涉今天随着技术发展而空前加速的去物质化的数码世界。现在、未来和过去在他介于浪漫主义与波谱艺术的的视野中,充满困惑但极具趣味性地发生诗意的碰撞。与此同时,阿尔轩也在其作品中实践跨越文化、超越时间的符号与形态。

谓之空壳人,因为这件作品从背后看来是空的。而从前面来看,我们只感受到大风的卷席,并浮想联翩着布中人。

我们可以想象白布后面的人是小阿尔轩。他曾在12岁时亲历一场龙卷风:既目睹了建筑在瞬间分崩离析,也看到了七零八落的物件在漫天狂舞。

阿尔轩也将“Hollow”的特质延展至其他的作品。再后来,阿尔轩成长为一位艺术家。他说:“被剥夺了一切像是童年发的一场梦,绚烂且光速地认清了所有你所(曾)拥有之物。”那场印记为他的创作提供了可供追溯的母题。

阿尔轩最具代表的未来考古系列(Future Relic)。艺术家把自己的作品称为未来遗物。被侵蚀的部分也成为了其最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好。这些作品如同我们所处文明社会的符号,见证着飞速前进也飞速淘汰的技术力量。

Future Relic系列,主要在表现石化二十世纪媒体文物的雕塑,其构造看起来像是从陈旧中衰退的文物。这些充满诗意的构造物,以各种形式呈现,将诸如石头、水晶或是木灰等基本材料转变成重要的文化符号。

一边,层层垂直的墙面好像被爆破了一样,人们穿过墙面,破坏残缺的气息遗存于面颊,于是观者们小心翼翼张望着,迎向他们的是墙面尽头的一个人形剪影。

另一边, 墙面具备了“衣服质感”(cloth-like),浮出人形,或是一些支离破碎的残骸,既好像是从建筑体内呼之欲出,又好似是永远封存与此的生命 —— 这些形状静默定格。这是考古的发掘之物,显现出的是过去,亦或未来。

阿尔轩的考古现场:是我们已发生的、正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文明。他的考古现场提醒着那些与我们曾擦肩而过的时间就蕴含在这些物件中:这些零星的物件的价值,也稀松构成我们试图去拼凑的人生意义。因为那是生活。

近距离的去“考古”现场的作品,可以依稀辨别出:砂砾、石膏、火山灰、水晶等各种矿物质。这些取之自然之物也蕴含着自然的时间。

阿尔轩的第一个“文物”,是他在eBay上淘来的一架16毫米电影放映机。铸模之后,他用火山灰和一些混合材料填充并加固了模具。“火山灰生于燃烧和爆破,于我而言,这种材料挟持着来自大地的触摸(touched by the earth)”,阿尔轩说。

交合的手臂、老牌Rolleiflex相机、宝丽来、一件篮球背心、投币电话、机器猫挂钟、米奇老鼠电话、老台式电脑、大哥大……唏嘘时光。

为了让这些物件呈现出时间感,他尝试了各种方式:挤压、捶打、火喷、挖凿甚至是融冰,以呈现出被破坏的肌理。

外国有媒体如此形容阿尔轩:一个利落又疯狂的科学家(A dapper mad Scientist)。

丹尼尔·阿尔轩:流动的雕塑”个展现场,俄罗斯莫斯科VDNH展览中心,2017年,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画廊这其实也是在探讨建筑中的空间,完成建筑中不可能之事,让习以为常的空间变得超现实。

“我认为,有一线先贯穿所有创作形式。所有形式都回归于建筑。这是种更宽广、更深层掌握实物的渴望,将建筑运用到非固定用途的渴望。”阿尔轩曾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